Between the idea and the reality, between the motion and the act, falls the shadow.——T. S. Eliot

假的。

那么多年后。

两个人的关系没有了当时的复杂与不可言说,
规规矩矩不卑不亢。

可从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开始,
就感到曾经的记忆都迅速升温变稠,
拉扯着过往。

别不开眼睛。

没人过得好。

分开之后慢慢没了联系,
一人以一种放逐自我的姿态主动请缨离开旧地,自言再无所求也不必再求;
另一人顺流而下,见人见天地,可依旧念念不忘,迷茫不知归处。

大概当初分别的时候,是怀着再不复相见的念头的。
从没经历过那样的拥抱。
突如其来的温柔和温柔背后的某些复杂情感,从胸膛到手臂,汹涌而来。
可一切又都隐忍而克制,手臂紧紧箍住对方,却不真的拥入怀中。
这个拥抱最亲密的部分,是低头埋在耳边深吸的一口气。

想停留得再久一点,
但多一秒都是罪过。

在他乡重逢。

莫名其妙的场合,合乎礼貌的问候寒暄,
终于实现了那个许久以前的午饭邀约。

从餐厅走出来,外套搭在胳膊上。
这样略微分开一前一后的相伴通行,也曾经有过不知道多少次。
无话可说,但隐隐感到一个决定被做出了。

似乎是自发地,一起走向一个窄巷
两人间的距离被刻意拉大
回头转身找人的功夫
被轻轻压到红砖墙壁上

接着有一只手覆上眼睛,微微颤抖。
有温热的鼻息吹在耳垂上
红砖墙表面粗糙

有声音在问:

我现在可以吻你吗?

评论
热度 ( 1 )

© Melant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