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een the idea and the reality, between the motion and the act, falls the shadow.——T. S. Eliot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个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礼物》 切斯瓦夫•米沃什


“没有影子的东西没有力量活下去。”

当一个人可以暂时抛却记忆,专注于当下和眼前的事物,可以否认自己身上的痛苦,就意味着他已经将记忆和痛苦安排妥当,获取了一用平实、冲虚、清淡之风格的资格。而他惯用的雄辩的武器似已收仓入库。
当诗人“直起腰来”,仿佛巨大的历史跨度业已被跨越。但他望着海与帆,把视野从眼前推向远方,仿佛有所暗示,意蕴多多----

那是不是尤利西斯的漫长的旅程?

评论
热度 ( 8 )
  1. chen910325Melanthe 转载了此文字
  2. chen910325Melanthe 转载了此文字
  3. Only time.Melanthe 转载了此文字
  4. 渡边的萤火Melanthe 转载了此文字

© Melant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