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een the idea and the reality, between the motion and the act, falls the shadow.——T. S. Eliot

当庆祝生日时,我在庆祝的无意义

今天过生日,嘛。


在周围人忙碌地为我庆生时,这样一个念头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们究竟在庆祝什么?庆祝一个生命在这人世间又匆忙地度过一年的光阴,庆祝一个心灵又目睹了这世间一个春秋的人情冷暖、悲欢离合?祝愿什么,祝愿这个生命在这人间能停留更久,祝愿这个心灵在这世间能少了解些人间疾苦?又如凯恩斯所说,"长久来看,我们都是要死的"。一次次的生日,无非是在记录一个终将结束的事物在消失之前与不朽的时间博弈的一次次暂且胜利罢了。时间终将战胜一切,而当尘归尘,土归土之后,只有无意义还依旧存在于那一片虚无之中。所以生存的本质就是无意义,而庆生则就是对无意义表达热爱的盛大庆典。


特别喜爱的昆德拉老爷子的新书《庆祝无意义》恰好也讲了同样的事情。起初看到这个书名,我认为的是"庆祝是无意义的",读完发现,应该理解为,"要庆祝的是无意义本身"。是呀,当你所做的一切,不论是伟大的还是平凡的,在某个层面上讲,都是无意义的,甚至你本身的存在就是无意义时,你除了去爱它,还能做什么呢?因为你的爱恨,也是无意义的。


在书末,作者借一个人物之口,道出了无意义的真谛,"现在,无意义在我看来跟那时相比另有一番面目,在一个更强烈,更有启示性的光照下。无意义,我的朋友,这是生存的本质。它到处,永远跟我们形影不离。甚至出现在无人可以看见它的地方:在恐怖时,在血腥斗争时,在大苦大难时。这经常需要勇气在惨烈的条件下把它认出来,直呼其名。然而不但要把它认出来,还应该爱它——这个无意义,应该学习去爱它。这里,在这座公园里,在我们面前,您瞧,我的朋友,它就绝对明显、绝对天真、绝对美丽地存在着。是的,美丽。就像您自己说过的:完美无缺的节日——根本是无用的,孩子们笑——不用知道为什么——不美吗?呼吸吧,达德洛,我的朋友,呼吸我们周围的无意义,它是智慧的钥匙,它是好心情的钥匙……"


庆祝无意义,但还要祝我生日快乐,平安喜乐。

评论
热度 ( 2 )

© Melant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