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een the idea and the reality, between the motion and the act, falls the shadow.——T. S. Eliot

“我们就像一个细胞,比尘埃还小。小得多。除,乘,加和减。物质交换、原子流动、分子转移、蛋白质重组、线粒体发布氧化指令;我们像蜂拥在显微镜下的电子一样有生命。肺、大脑,然后是心脏。四十周后,六万亿个细胞被产钳从母亲的身体里夹出来,我们放声大哭。我们加入这个世界。”


“他想起在矿区见过的那些受伤的老矿工,他们几个几个小时得地坐在椅子或纸箱子上,一动不动,静静地等死。时间于他们而言是一种负担,他们看着钟表的发条慢慢地转到停。他想,其实时间就像一块灼热的胶泥,你得用双手捧着它,你要全力以赴地保护它,你要为它而战,哪怕一小块儿也不能丢失。”


还有那份爱情,没来得及也不可能说出口,在藤壶与海水中流转,寂寞无言。

那颗名为海之焰的钻石,It's nothing but it's everything.


评论
热度 ( 4 )

© Melant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