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een the idea and the reality, between the motion and the act, falls the shadow.——T. S. Eliot

其实我最近最害怕的就是闲着,仿佛一坐下来,所有的事就都摆不脱的缠上来,我也怕我一松手,就陷入幻灭的境地,万劫不复。 
行动力总是落在理想的后面,身体总是落在灵魂的后面。太晚了太晚了,拿着怀表的白兔匆匆跑走,可我不敢去追,跳了那么久都够不到的东西,或许是别人连弯腰都不屑拾起的,无力感包围着吞噬着一切。你那么想要的东西,可你就是得不到,种种不可抗的牵绊拽住你拖住你,扯断它们太残忍了,你不忍心也不应该。你不敢哭,不敢说,你都不敢想,因为那梦太美好了,每想一次就是往得不到的伤口上撒一次盐。可有什么办法呢,之前做得所有选择都在这时候一齐找上你,因果循环间,没什么是委屈的。 
我最害怕的就是有一天自己不得不承认“我做不到”,而这一天即将到了,近得能听到他的脚步声。 
你凝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着你。我正坐在悬崖边上,就等着黑暗伸出手拉我下去。

评论

© Melanthe | Powered by LOFTER